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1
2010 / 08 / 16 ( Mon )
*本篇可看作與小王子與狐狸相關,分開看亦無不可
*想試著寫長一點的文,原本預計3回完結,現在看來要5回了......
*可能寫完又跑回去寫短篇就好QAQ

文收裡面

  
  因為俄羅斯一句「普魯士人呢?」全邸人員都出動尋找普魯士,卻意外地發現,整棟宅邸都沒有普魯士的蹤影。
  
  雖然不知俄羅斯莫名的直覺從何而來(又或只是單純一時興起想見對方),立陶宛還是戰戰兢兢地向前報告︰「俄、俄羅斯先生,到處都找不到普魯士先生…您知道他可能會去哪裡嗎?」
  「嗯…他平常若不在辦公室的話,大多待在自己的房間裡呢……」俄羅斯戴著手套的食指敲著臉頰思考。
  
  「我們找過了,裡面沒人。」
  沉默了一會,俄羅斯開口問︰「現在外頭下著雪嗎?」
  「咦?」意外於俄羅斯突如其來的問題,立陶宛想了想,「…今天沒有。」
  
  「是嗎。」俄羅斯起身。「那我出去找找吧。」
  
  

  
  逐漸消融的雪會變得有些濕黏黏的,沾濕衣角褲管而緊貼身體,行走時相當不便,徹骨的冰寒也會跟著襲來,但這對俄羅斯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若只是雪的話還算好了呢,戰爭討伐革命饑荒,那才真正是折磨人的地獄。
  
  一片白雪靄靄中萬籟俱寂。又或該稱之為死寂。
  沒有蟲鳴鳥叫的生命力,雪地中的一切彷彿都漸漸腐敗發臭潰爛一般,血淋淋黑漆漆,默許雪泥將一切醜陋不堪的事物給覆蓋,但只消輕輕撥開又會立刻顯現。
  此時遠方一聲嘶吼拉回俄羅斯的思緒。他循著聲音盡可能快速移動。
  
  終於在一片虛無的空白中他發現一個小小蜷縮著的身影。
  
  「…普魯士?」他吶吶地問。
  對方猛然抬頭,四處張望,「…這聲音是俄羅斯嗎?是你嗎?」語氣不知為何有些激動。
  「嗯,是我。」
  普魯士難得伸出手在空中揮舞,像是想要摸到對方一樣。「喂!你在哪?不要不出聲!」
  他蹲在普魯士跟前,對方卻沒絲毫察覺,直到捉住他那不停揮動的手。
  
  「…普魯士,你看不見我嗎?」
  俄羅斯熟悉的軟膩語調讓他稍微放了心,他抓緊對方的手才緩緩回答︰「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這樣了…」平時不愛搭理自己又或氣燄高漲的普魯士此時竟顯得有幾分徬徨無助,俄羅斯打從心底覺得這副模樣也挺可愛的。
  「你的眼睛痛不痛?」
  「啊?幹嘛突然問這個…是挺痛的啦,又痛又熱。」他想伸手摸眼睛,途中卻被俄羅斯攔下。
  
  「抓住我的衣服。」說著就把自己的衣角塞入普魯士的手中。
  「你幹嘛……」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原本被握住的手鬆開了,接著溫暖的衣料圍住自己的臉,主要是包圍眼睛。他伸手一摸,又長又溫暖,好像是俄羅斯總是圍著的那條圍巾。
  
  「我帶你回宅邸,現在天色暗了你也不方便走路,我揹你回去。」他微蹲,把普魯士的手放在自己肩上。
  怎麼今天的俄羅斯感覺特別可靠啊……平時總帶著笑意的語氣也變得有些嚴肅,普魯士沒多說什麼便接受他的好意。
  
  「對了,你怎麼會一個人跑出來?」沒有圍巾遮住嘴巴的俄羅斯聲音變得十分清晰,但頭纏著圍巾倒也分不出太大差別。普魯士突然發現自己想像不出來沒戴圍巾的俄羅斯應該是什麼模樣。「大家都在找你。」
  
  「我…在窗邊看到一隻小兔子就…想和牠玩玩……」越說越小聲。
  
  
  俄羅斯聞言笑了,這是普魯士今天第一次聽見他笑。
  
  
  回到宅邸後,一群人手忙腳亂把普魯士送回房間,並找來醫護人員做診斷。
  俄羅斯逕自在長條型的餐桌主位上輕巧地用著餐點,愛沙尼亞在一旁報告︰「應該只是在雪地待太久而產生的雪盲症,沒有大礙。」立陶宛聞言也鬆了口氣地微笑道︰「幸好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呢。」
  「對啊。」俄羅斯抬眼看向兩人,「不一起吃嗎?」
  
  「不、不用了俄羅斯先生,我們已經用過餐了。」立陶宛有些緊張地揮著手搖頭。
  俄羅斯笑容沒有絲毫改變,「嗯?在我出去找普魯士的時候…你們在吃飯?」
  「不…不是的!」
  俄羅斯打斷他的話,「沒關係啦,不必這麼緊張。」拿起餐巾拭了拭嘴角,他心裡早明白大家是刻意不和他同桌吃飯的,懼怕又或厭惡,老實說他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種情感也無從得知。
  
  「下次一起吃飯,好嗎?」離開前他試著問了一次。
  立陶宛先是愣了愣,隨即笑了出來,笑得些勉強,「當然好,俄羅斯先生。」
  
  當然好嘍。哪一次對立陶宛提出要求他會說不的,但當然,答應是一回事,實踐又是另外一回事,一起吃飯這個要求至今不知已經提出多少次,而最終都只結束於一個「好」字,再無下文。
  
  
  最後他決定睡前去看一看普魯士,順便帶上一些點心。
  他心想,或許他總是跑去向普魯士耍賴撒嬌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普魯士就算討厭他,也是直擺在臉上。看得見的厭惡讓他坦然多了。
  
  全世界大概除了自家妹妹,沒有人會對他抱有愛慕之心了吧,當然他也不期望有,身為國家的他深知期望是怎麼樣的一回事──高高拋起再狠狠砸下──期望就是如此奮不顧身的一件事。
  其實被討厭也不算壞事,不必討好擔憂,反正都是討厭了,最差還能到哪去。
  
  
  他自以為早已沒有期待,卻沒發現自己還是不自覺想像普魯士看到點心時會不會開心地笑出來。
  
  
TBC*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20 : 35 : 01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2 | 主页 | [屍鬼/徹夏] 夏日的某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266-6d54828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