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2
2010 / 08 / 17 ( Tue )
*覺得其實寫長一點的也不錯,新嘗試

文收裡面

  
  叩、叩兩聲輕響在門上,沒多久房內就傳來「進來」的准許。
  
  「…誰?」眼睛纏著純白繃帶的普魯士開口,聲音有些乾澀。
  俄羅斯從門邊探頭,「是我哦。」
  嘆了口氣,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你什麼時候懂得敲門了?」
  「普魯士現在是病患嘛。」一進房,無視於擺放在床邊的椅子,俄羅斯直接坐在床邊,大膽地仔細近看普魯士。
  
  「…現在幾點了?你來幹嘛?」失去視力後連時間觀念也跟著消失,這時候他才體會到平時有多依賴雙眼。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二十五分,」語氣輕快地答道,「他們有跟你說是雪盲症吧?這幾天都准你休假哦。」
  「…是嗎。」一想到這種日子還要持續好幾天,普魯士就覺得無力又有些忿恨不平。
  
  儘管住在這裡有段時日了,但也沒還熟到可以任意走動的地步,何況現在又暫時失明。三餐是有人會照常送來不成問題,不過要他連續幾天都待在床上,真夠悶死人了。
  一片黑暗的世界他從未體驗過,深刻的不安與無力也是頭一次嘗到。睡醒、醒睡,中間穿插幾頓餐點;閉眼是黑、睜開眼也是黑暗,究竟有沒有真的入睡他也不清楚,回到宅邸還不過一個晚上,他就快被折騰死了。
  
  不安焦慮暴躁無力恐懼充斥胸口,然後有點想哭。他從不知原來自己有這般脆弱;被奪去視力後,世界彷彿片刻就被抹煞。
  
  「…普魯士?」俄羅斯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你覺得大概多久會好?」普魯士抓著棉被,「這問你是最清楚了吧。」長年居住於此的傢伙怎麼會不清楚這個病。
  俄羅斯的手有別於平時戴著手套的溫度與觸感覆上自己的臉頰輕撫,「…明後天,最慢。」
  稍微鬆了口氣,但沒有笑出來。
  
  「別擔心。」床好像陷了一邊,有柔軟的東西蹭著自己的手臂,他猜想大概是俄羅斯的頭髮。
  
  ……頭一次覺得這傢伙的撒嬌好像也不是那麼煩人。他伸手摸了摸對方蓬鬆的頭髮。
  
  「…喂。」
  「嗯?」
  「幫我兩個忙。」話才剛說完他好像可以想像俄羅斯一臉開心地望著自己,而從他的語氣也的確證實如此。
  「什麼忙?難得普魯士會開口要我幫忙耶。」
  
  「第一個,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
  「咦?」俄羅斯疑惑地問,「聽起來像什麼色色的遊戲。」
  「跟那種事完全無關!」普魯士拍了下床,聽見俄羅斯的笑聲,「我的意思是,接下來如果我說什麼就是什麼,說不要就是不行,不准跟我討價還價。」
  「…嗯……另一個呢?」
  
  
  他有些猶豫,最後咬牙說出口︰「帶我去浴室……我這個樣子根本去不了。」
  
  

  
  「普魯士,到了哦。」他攙扶著普魯士。
  
  「…你沒騙我吧?」
  「你要摸摸看水龍頭嗎?」
  嘆了口氣,推了推俄羅斯,「出去啦,這樣我怎麼洗。」
  「咦,你一個人怎麼洗?你知道洗髮精的位置嗎?」
  「……」
  「我幫你嘍。衣服脫掉。」
  
  …怎麼覺得這傢伙相當愉快啊……普魯士心想自己不該拜託他的。
  
  普魯士再三警告自己不准看,雖然告訴他都是男人沒關係(而且早已看過無數次),但普魯士依舊堅持,他也只好口頭答應。
  看著普魯士修長的手指湊在胸前,熟練地解開一顆顆襯衫的鈕扣,隨著逐漸往下移動的雙手,微開的純白襯衫中坦露結實細緻的肌肉線條,看似可口的頸子和肩膀連成一線,明顯的鎖骨繼續往下,胸肌和腹肌隨著呼吸速度上下起伏,儘管早已不是第一次看,他仍然會為這單純的寬衣解帶感到血脈賁張。普魯士接著動手抽掉腰間的皮帶,解開褲頭。
  尤其眼前人並不知道自己正盯著他看……大剌剌地在他面前旁若無人地脫衣,不知怎的居然有種另類偷窺的興奮感。
  
  「……怎麼停下來了?」
  「不是叫你不准看!」
  「反正等一下還不是看光……」語氣突然停頓。
  「…幹嘛不講話?」
  俄羅斯緩緩開口︰「嗯…我在想我是不是也該脫衣服呢,雖然我洗過澡了,不過與其弄濕衣服不如先脫掉吧?」
  
  「…誰管你脫不脫啊!」
  
  
  後來只有為了避免弄濕繃帶而不情願地讓俄羅斯幫忙洗頭而已,俄羅斯總覺得有些可惜,不過沒敢說出來讓普魯士知道。他也注意到失去視力後的普魯士有些焦慮不安。
  
  扶著普魯士到床邊後,才想起自己有帶巧克力來探望普魯士,放在開有暖氣的房裡已經有些融化,原本想讓普魯士開心的說……他的喃喃低語讓普魯士聽見,「什麼東西?」
  「巧克力……想說拿來給你吃的,可是已經融化了。」
  「給我一個吧。」普魯士朝著聲音的方向伸出手。「你都拿來了。」
  
  俄羅斯沒回答,他無法得知現在對方是什麼表情,可是想一想後又覺得大概是在笑吧,他才注意到原來大多時間俄羅斯都是用淡笑回應而非真正說話。
  伸出的手掌遲遲沒有放上東西,正想開口時卻被一股甜膩堵住口。半開的嘴唇碰著些微融化的巧克力,齒間和舌尖都嚐到濕滑黏膩、甜甜又帶點酒味的香氣,對於突如其來的舉動他也懶得反抗,將嘴張開了些,俄羅斯就順勢將巧克力推進,連指頭都一同放入。
  
  普魯士輕嚼輕咬逐漸在口腔中化開的巧克力,在嘴中擴散的甜味有些膩人,俄羅斯的手指若有似無地挑弄他的舌。……嗯,手指也甜甜的呢,他沒說出口,只是來回輕舔。
  什麼都看不到的狀態讓普魯士有些昏頭了,什麼都不想管。無法依賴視覺後他變得有些神經質,一點細微的小聲響都能使他驚嚇,但寂靜無聲又讓人沒來由地惶恐。
  
  
  「普魯士…今天可以跟你一起睡嗎?」把手指抽出,俄羅斯輕輕問著,「我什麼都不會做。」
  
  他沉默了一下,「…什麼都不做?」
  「真的,只會抱著你睡覺,什麼都不做。」感覺俄羅斯的靠近,能輕易察覺到他的鼻息,「…可能會親個幾下。」
  
  普魯士覺得房間裡的暖氣可能有些太強了,很熱,他往後靠上柔軟的枕頭,發熱的腦袋輕鬆一陷而入,藉此拉開與俄羅斯過分靠近的距離,順手解開胸前幾個俄羅斯方才幫他扣上的扣子。
  
  大概是太熱了他才會說出這種腦子壞了的話。
  
  「什麼都不做的話……」有些口乾舌燥,他嚥了口唾沫,「就給我回去。」
  幸好他現在看不見俄羅斯的表情,要不然他一定是直直地瞅著自己的眼睛看,「我要睡覺了。」說完才要拉起被子,手腕立刻就被捉住。
  
  俄羅斯沒有回答,俄羅斯在笑……最後他腦中只有混亂地閃過這些片段。
  他感覺到對方扣著自己後腦勺的力道以及彼此相互瘋狂侵略的舌尖。
  
  
  什麼都看不見。什麼也都無所謂。他只要專心回應此時的吻就行了。
  只要順從此時此刻的慾望就行了。
  
  
  
TBC*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19 : 43 : 22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屍鬼/徹夏] 生命線 | 主页 |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267-30cd4a0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