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4
2010 / 08 / 21 ( Sat )
*最後一回大概過陣子才會發,得先把全部都修好><
*一回以上的故事很不拿手,感謝不嫌棄願意看的各位<●>

文收裡面

  
  普魯士有點不爽。對於自己居然會注意到俄羅斯沒碰他和沒吻他這種事他覺得十分不爽。對自己不爽。所以晚上用餐時他什麼也沒說,快速解決餐盤裡的食物就馬上回房休息。
  那傢伙的常態性騷擾已經習慣到好像早起遇到人要說早安、睡覺前要說晚安一樣自然,突然沒做反倒覺得怪怪的。普魯士生悶氣地躺上床,用被子裹住頭,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在氣什麼。他沒多想,半晌後就沉沉睡去。
  
  隔天俄羅斯再也沒說要一起吃飯。
  
  

  
  
  每一個冬天都像是最冷的冬天,以前他常常會這麼想,再也不會有比這個更冷的冬天了吧,以後他才曉得,沒有最冷,只有更冷,冷得寒徹骨冷得撕心裂肺,無謂抵抗無關接受,那理所當然的殘酷就是該與自己永遠相伴。
  就像他不指望誰喜歡自己一樣,喜歡啊、愛啊什麼的詞彙都顯得太過沉重,沉重得他無法擁有也沒人願意給予。事實從來不需要被接受便能存在,像是冬天、像是無法擁有愛,像是他本身的存在,從來都不需要被誰接受。
  
  他擁有的甚多,擁有家人、土地、人民、主權、俘虜、糧食。比起以往他已擁有太多。
  但他也一無所有。自始至終都孑然一身。
  所以他有時會發了瘋似的想擁有全世界,有時也會想不惜一切毀了所有,最後的最後他唯一做的還是只有微笑,然後離開。什麼也不做。
  
  如果靜靜躺在雪地中毫不掙扎能就此被掩埋覆蓋的話,他很樂意這麼做。
  
  而他無法。
  他也無法擁有愛,那種感情就像雪──當他想好好珍惜時,輕輕一握就融化成水,從指縫間滴落逃走──他擁有足以埋葬自己的雪,卻無法擁有愛。
  
  

  
  
  今天休假,普魯士待在房裡看幾本書消磨時間。他看著桌上疊成一小堆的精裝書──那些德文書是某天俄羅斯自己拿來的,簡單的俄文他也懂一些,但還不至於到精通的程度,某天俄羅斯笑嘻嘻拿著不知從哪變來的德文書給他,雖然沒什麼興趣,看著自己熟悉的語言終究還是有些開心的。
  
  坐在落地窗旁的椅子上靜靜閱讀,泛黃的陽光從身後灑在手中的書頁上,有光卻沒有溫度;眼神流暢無礙地追逐字句,普魯士難得沉靜。
  一段上午到下午的時間解決了手中不算厚的書,普魯士起身伸懶腰,維持同一個姿勢過久的手腳發出喀喀的聲音,甩甩頭,他走出房間。
  
  
  「喂,有沒有東西吃啊…」他走進平時用餐的房間,發現波羅的海三小國已經坐在位子上,面前還有簡單幾道菜。
  「啊、普魯士先生。」先出聲喊他的是立陶宛,愛沙尼亞接著點頭示意,拉脫維亞只是瞪大眼看他。
  
  「怎麼這麼早吃飯?」他就近找了個位子坐下。
  「因為晚上還有事要忙,趁這段時間沒什麼事就趕緊解決。」
  「喔。」普魯士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所以不是故意不和俄羅斯那傢伙吃飯嘍。」
  
  立陶宛立刻顯得有些緊張,「怎、怎麼會。雖然是有點怕他……」以前曾和俄羅斯相處過一陣子,也明白對方不是什麼大惡人。「是俄羅斯先生這麼和你說的嗎?」
  「對啊,他在意這件事在意得緊。不過就是吃個飯嘛,在哪吃、和誰吃還不都是吃。」
  立陶宛聞言笑了,並在心中暗自盤算一些事。
  
  
  
  晚上普魯士難得主動去找俄羅斯。
  「喂……你在睡覺嗎?」隨意敲了門便探頭進去,房內是黑暗一片,拉起的窗簾隱隱透著月光,但依舊照不清室內。
  
  半晌才傳來回應,「……怎麼了嗎。」
  「唔,立陶宛說你今天沒吃晚餐,他有點擔心要我來看看。」
  「他呢?」
  「沒來,派本大爺當代表你不高興啊?」如果你在睡覺的話……他說他不敢來,普魯士嫌麻煩似地搔了搔頭,想起立陶宛好像在發抖的模樣,他十分不解,俄羅斯雖然有點煩人但還不至於吃人吧。
  他又問了一次︰「晚餐不吃嗎?」
  「不必了。」
  
  普魯士對於俄羅斯有點不理不睬的態度顯得不太開心,一腳踏進房間,伸手在牆上探了探,找到開關一按,頃刻室內重現光明。他才看見俄羅斯靠在床上。
  
  「你幹嘛啊,怎樣你就說啊。」普魯士繞到他身邊。
  「…沒有。」他向普魯士敞開雙臂,「抱。」
  
  「……」他想打爆眼前一臉無辜的傢伙,而後者只是繼續張著手看他。
  眼神在空中交互對峙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拗不過他,只好走近幾步,被大手一扯就穩穩跌進他懷裡。
  
  「去吃飯啦。」臉正好靠在肩窩,他的聲音清晰地響在俄羅斯的耳邊。
  「不要。」
  「那就放開我。」
  「不要。」手臂越收越緊。
  「…別鬧小孩子脾氣。」他嘆了口氣,實在拿他沒轍。
  
  俄羅斯突然鬆手,普魯士還以為對方是要妥協了,誰知他掐著自己的下顎傾身就是一記深吻。
  不是不吻我了嗎──腦中一片空白的普魯士遲鈍地想,下一刻俄羅斯的力道猛到像是拼了命想掠奪至盡一般,逼迫彼此唇舌反覆貼合交纏;他緊緊扣著普魯士的後腦勺、後者半步也退不得,若想多擁有些氧氣只得將嘴張得更大些,誰料反倒中了俄羅斯的下懷讓他誤以為是邀請。
  
  單方面的激烈深吻持續一段時間後,不知是因著缺氧還是下腹竄起的燥熱讓普魯士漲紅了臉,他奮力推開俄羅斯。
  
  「你到底還想從我這裡獲得些什麼!」普魯士爆出一聲怒吼,俄羅斯的動作才停下,任普魯士的髮絲從自己的指縫滑過。
  兩人劇烈起伏的胸膛和交錯的喘息聲在空蕩的房裡迴盪。俄羅斯吁了長長一口氣,顫顫巍巍掩住臉,從指縫間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我……」
  
  深呼吸後俄羅斯拿下掩著臉的手,又恢復成面無表情。「我什麼都不要。」
  
  
  「『重要的東西看不見』──對嗎?」俄羅斯突然提起昨天的故事內容讓普魯士一臉茫然,前者逕自啞然失笑。「我真的什麼也沒看見。」
  「你知道為甚麼我什麼也看不見嗎?」頂著一張蒼白得慘澹的臉色吃力地說著,普魯士怔怔地看著他。
  
  「那是因為我什麼都沒有。沒有。沒有重要的東西、什麼都沒有,所以我什麼也看不到。」
  「我看到的,都不屬於我。」他直視普魯士。
  
  「你知道嗎,這裡,」他指著自己的左胸口,「什麼都沒有。」
  
  
  
  突然靜默下來的俄羅斯輕闔雙眼,沒有任何表情,眼角溢出的淚卻沉默地沿著臉頰狠狠劃出一道隱形的疤。
  
  普魯士不敢伸手去接,他有種那將會灼傷自己的莫名預感。
  
  
  
TBC*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15 : 19 : 49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DRRR/帝臨] 開始之前 | 主页 |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3>>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271-2bbeadf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