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露普] 看不見的東西─05完+番外
2010 / 08 / 23 ( Mon )
*前面都已修改完成,番外有H內容,不適者請迴避
長篇是嘗試,H也是嘗試XDDDD這篇字數爆多
*結果這個故事一周完成ヽ(゚∀゚)ノ

文收裡面


  俄羅斯親手泡了杯熱茶擺在普魯士手邊,觀察了一下,看對方置若罔聞也就消沉地走回自己位子上。

  …其實也不算吵架,只是不知為何就變成現在這種互不講話的局面。
  忽然響起的敲門聲率先打破室內不自在的沉默。

  「…俄羅斯先生。」
  立陶宛進門後杵在俄羅斯的辦公桌前,提了一口氣才有辦法把名字喊出口,俄羅斯抬眼等待他說下去。

  「如果您願意的話,不知道等一下是否能和我們一起用餐呢?」立陶宛微笑,「我們之前說好的,您還記得嗎?」
  俄羅斯怔了怔,遲疑地看向普魯士,後者動都沒動只是自顧自處理公文,彷彿沒聽見立陶宛的話。
  「你們不是……」難得掛在俄羅斯臉上的表情不是笑容,他睜著眼在腦中斟酌字句,「你們不是討厭我嗎」這幾個字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今天我們三人都提前把要處理的事都辦好了,可以無憂無慮地享受晚餐。」俄羅斯反應好像還不錯,他稍微放下心,轉頭對普魯士開口︰「普魯士先生願意的話也請一起來。」
  「那當然。」
  普魯士理所當然的回答才讓俄羅斯發覺原來他一直有在注意他們的對話。

  「那…什麼時候?」俄羅斯軟膩的語氣聽起來很期待似地。
  「就照您平常的用餐時間。」立陶宛神情溫柔地回答。「我先出去了。」


  立陶宛離開一段時間後,普魯士耐不住他背後的灼熱視線,緩緩開口︰「…想講什麼就說。」
  「…是普魯士告訴立陶宛的?」畢竟之前也提過很多次一起吃飯。
  「他們本來就沒有故意不跟你吃飯,」普魯士將手中的文件豎起排整齊,「你以為大家都和你一樣吃飽就可以去睡覺啊。」

  不必回頭也知道那傢伙現在大概正眼巴巴望著自己。
  「…普魯士還在生我的氣嗎?」隨後又補充︰「前幾天晚上的事……」聲音越來越小,很無辜的模樣。
  普魯士總算回過頭,沒好氣地說︰「那種事我早忘了,本大爺才沒有那麼小心眼。」
  俄羅斯立刻笑顏逐開,「嗯。」跑到普魯士身後攬住對方,在肩窩蹭了蹭,頭髮搔得普魯士的後頸很癢。

  「普魯士打我的傷口還沒好……嘴角破了,這幾天吃飯都好痛。」
  「你自己欠打。」看俄羅斯摀著臉頰的模樣,普魯士知道自己那一拳的確是出手重了點。
  「不過讓你打一下就可以……」他打量普魯士的反應,「我每天都讓你打好了。」笑得一臉純真,卻讓普魯士感受到一股不懷好意。

  「我看我乾脆直接把你打死算了。」

  拍了拍對方的手臂,「煩死了…別抱這麼緊。」
  「走啦,去吃飯。」
  「普魯士坐在我腿上吃?」他微笑偏著頭問,像是在說若不這麼做就不打算放開手。

  「做夢吧你!」順手打了一下頭。




  吃飯氣氛沒有十分熱絡,但已不似先前那般若有似無的疏離感。
  普魯士趁俄羅斯和立陶宛聊天時,藉機把討厭的食物往俄羅斯的盤裡送,然後對著立陶宛一臉得逞的壞笑,彷彿和對方說好一般。
  俄羅斯發現了也沒什麼反應,只是笑了笑;普魯士不以為意,立陶宛卻覺得桌底下的腳好像被人踩了一下。

  「我也來幫忙吧。」用完餐俄羅斯跟在立陶宛身後,伸出手要接過對方手中所端著方才使用過的餐盤。
  「沒關係,我也只是拿給僕人而已,俄羅斯先生先去休息吧。」

  「給我吧,給拉脫維亞拿的話,盤子都要摔到地上了哦。」俄羅斯看著躲在立陶宛身後發抖的矮小身軀微笑,後者只有抖得更厲害,手中的餐盤相互碰撞發出清脆刺耳的聲音。

  立陶宛正半躊躇的時候,普魯士事不關己地說︰「他那麼想拿你就給他拿吧,我不跟你們搶,先回房間了。」他摸摸肚子,滿足地說︰「吃得真飽。」
  俄羅斯笑盈盈地望著立陶宛,嘆了口氣,也只好將拉脫維亞的餐盤交給俄羅斯,後者一副開心的模樣。

  立陶宛心想,他大概永遠也搞不懂這位大人的心思吧。



  普魯士回房後大字形躺在床上,有些睏意。從床角懶懶地爬到枕頭邊,拉開被子想乾脆就這麼睡著好了,房門又被打開。

  「…本大爺要睡覺了,謝絕訪客。」枕頭蒙著頭,他說。

  「我只是來給你這個的。」俄羅斯走到普魯士床邊,在茶几上放了個東西,「這樣你以後就可以出去找兔子玩,眼睛也不會受傷。」
  普魯士不動聲色冒出頭一看,原來是副有色眼鏡。
  「下次看到兔子也找我一起玩好不好?」
  「嗯……我記得的話。」

  「好。」俄羅斯轉身,「那晚安嘍。」
  「晚安……」心想難得他這麼乾脆。

  在俄羅斯關上門前他喊了一聲︰「喂。」
  房內的燈已經關掉,走廊上的光從俄羅斯身後透出來,看得見對方探頭等待自己把話說完。
  「我……」普魯士睏倦地開口,「我還欠你兩件事……」好像看到俄羅斯笑了。


  「還有…」
  「本大爺才不像那個什麼小王子…我比他強好幾倍!…嗯……就是這樣…」最後的音節都在嘴裡含糊一片,他好像隱約感覺到俄羅斯偷親他的額頭,但已經沒有力氣打對方一拳。



  俄羅斯嘴角啣著笑意離開普魯士的房間。今天順利得前所未有,他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前些日子的陰鬱一掃而空。
  比起幾百年前被統治的日子,飢寒交加,漫天雪地中只有自己孤單一人,現在有溫飽有家人(即便是單方面認定),他已擁有甚多。


  如果要求太多不好吧?苦日子過多了,他知道很多東西都不該奢求;以前的他,天氣太冷就咬牙忍過,現在明白世界並非都是天寒地凍,他就開始渴望足以融化的溫暖。
  他清楚若是不懂知足的話,遲早會溺斃在追求慾望的盲目與實現後的落寞空虛之中。
  但是那晚,普魯士捉著他的大衣斥責自己︰「不要只會說自己什麼都沒有,沒有的話要自己想辦法吧!」他才發覺原來先前他從沒想過要試著去擁有什麼。

  只會為自己的一無所有感到難過是於事無補的,那麼,如果想要的話只要設法擁有就好了吧?
  嗯,沒錯,他暗忖,想要什麼就去奪過來就好。


  沒有先前絲毫暗沉,此時俄羅斯柔柔的微笑中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清明,紫瞳清澈堅定。
  想要什麼就去擁有吧,那我想要什麼呢?俄羅斯愉悅地在腦中一一列出,其中包括幾個自己嘴邊常念的名字。


  他豁然開朗,不時哼著有些荒腔走板的曲調,準備獨自啜飲伏特加慶祝一番。順便想一想那兩個要求要用在哪裡、可以讓普魯士羞憤大罵的事上。

  多好,他笑嘻嘻地想,一邊舉杯向未來將擁有一切的俄羅斯致敬。



fin*








感謝看到此處的各位,以下是4.5回(4與5之間的補完),有H內容不適者請迴避(也就是可看可不看的番外XDD)







  他看著眼前的大個子撲簌簌掉淚。啪搭、啪搭,眼淚滴在他米色的大衣上,浸出一個個深褐色的圓點,圓與圓相交重疊逐漸擴大成一片。
  普魯士想不透對方到底為什麼哭,那些過於細膩的情感他一向無法理解,所以也無法吐出安慰人心的話語。如果直接伸手接過那些眼淚說不定會被灼傷吧──他自己也不明白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當他回過神來,已經下意識吻去正要劃過俄羅斯臉頰的淚珠。

  「……?」俄羅斯的眼淚止住了,但同時他也想揍自己一拳。
  對方旋及笑了,卻笑得不像是在笑,「普魯士好溫柔,在可憐我嗎。」

  他欺身向前,笑瞇的冷漠紫色眼珠毫無感情,「因為我說我什麼都沒有,所以你要把自己給我嗎?」普魯士怔住,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眼看俄羅斯又要吻上時他才猛然驚醒,使出全力朝對方的左臉狠狠揮拳,後者當下錯愕地望著普魯士,嘴角流出一絲鮮紅,普魯士啐了一聲,一臉不耐地猛扯著對方的圍巾湊上雙唇。

  原本打算輕輕一吻卻撞得兩人發疼。

  「你清醒了沒?」
  「…咦?」
  「你在自憐自艾什麼鬼,本大爺才沒跟你一樣犯傻!囉哩囉嗦那麼多你到底是想要別人怎麼做!」普魯士抓著圍巾的手還未放開,「一直說自己什麼都沒有的話,聽起來不就像是你其實不甘現狀嗎!」

  「不要只會說自己沒有什麼,難道還要別人親自送到你手中不成,沒有的話就自己想辦法啊!」
  俄羅斯還沒回過神,普魯士口氣不善︰「所以你到底要是不要!」
  「…要什麼?」
  被他這樣反問,普魯士一時之間停頓下來,耳根瞬間燙紅,咬牙想說什麼卻遲遲說不出口。俄羅斯茫然地望著他,直到注意到對方突然面紅耳赤的原因才突然會意地笑了,自己先前的吻已經挑起對方的慾望。

  「…為什麼普魯士要生氣?」俄羅斯接受對方的邀請,手探過普魯士的下身,後者不自覺抽氣ㄧ聲。

  「…年紀也不小了說哭就哭…真不是個男子漢。」
  「我可不認為男子漢是這樣分的哦。」他笑,動手要拉下對方的拉鍊時突然吃痛一聲,普魯士不解看著他。「嘴裡好痛……普魯士下手真重。」
  「破皮了吧。」
  「流血了呢……要不普魯士嚐嚐?」他湊近笑了笑,貼上去又是一個吻。


  在下一個近乎黏膩的吻中普魯士只覺得天旋地轉,交纏的舌尖確實嚐到淡淡的鐵鏽味,發漲的腦恍惚地想著自己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排斥厭惡眼前這個像孩子的傢伙,但終究也僅止於此。



  ──不過那又何妨。


  當俄羅斯將自己堅挺熱燙的慾望頂進自己身體深處時,普魯士不禁懷疑到底還有什麼方式可以比這般直接侵入來得更加貼近親密到合而為一。緊密貼合的感覺讓他不禁倒抽一口氣停止呼吸好適應不屬於自己的那部分。他越過自己聳起的肩頭側貼著床,眉間緊蹙,額頭冒出的薄汗浸濕床單,呼吸短而急促,張開到不能再開的雙腳之間是傾斜上身、屈膝跪著的俄羅斯,對方稍冷的大手壓著自己大腿內側;兩人一顫動,另一人都能輕易感覺到。

  「…普魯士,」俄羅斯平時軟膩的聲音此時顯得沙啞低沉,意外地性感,「…哭的話就不是男子漢了哦。」他瞇起眼笑,微蹙的眉頭像是在忍耐什麼。
  「媽的、你試一次就知道…唔嗯、啊!」俄羅斯突然抽動下身令他措手不及,他咬緊牙關不讓呻吟溢出,手一伸就緊緊扯著床單。

  滑出和再度挺進的短暫失落與快感不斷攀升,碎落急促的單音接續而成一連串濕黏曖昧的喘息;他想喊出對方的名字卻發現辦不到,背部與床單的摩擦速率與俄羅斯挺進的速度相同讓他深感羞恥想破口大罵又下意識以雙腿夾緊俄羅斯的腰以更加貼近。
  聲音不像是自己喉嚨發出來的,此時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撼動一般──這個想法十分可笑他卻想不出其他形容──對方刺入時好像能在腦中描摹形狀般,反覆抽插的動作好似沒有任何意義又確實帶來極大的快感。

  「呃、啊嗯──哈啊、啊……」

  俄羅斯只有這時候不會掛著微笑,而是微蹙眉頭、緊抿著唇……他胡亂地想,然後下一秒在對方抿成一條線的唇聽到自己的名字時,心好像漏跳一拍,後穴反射一縮,俄羅斯悶哼一聲,大手扣住普魯士纖瘦的腰身便在裡頭射了。
  普魯士側頭貼緊床單,臉上的潮紅襯著薄汗,白皙的頸子拉出好看性感的線條連接肩膀,胸膛劇烈起伏,雙腳的微顫還未停止;俄羅斯靠在普魯士身上,輕輕啃咬舔舐鎖骨。

  輕輕撥開普魯士因汗而濕潤貼著額頭的髮絲,印上一吻,普魯士還在失神,臉側過去輕吻俄羅斯的臉頰一下打發對方。
  俄羅斯笑了,起身打算抱普魯士去浴室梳洗,原本靠著普魯士身上的他甫一起身,普魯士馬上像是會冷一樣側身蜷縮,俄羅斯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方才在對方體內釋放的濁白流出,沾染著普魯士蒼白的大腿內側淌至床單浸出一小塊,又是一絲淫靡氛圍。俄羅斯覺得口乾舌燥。


  看對方已經半昏睡,他逼自己打消念頭,動作輕柔抱起普魯士走進浴室。

  此時溫順如精疲力盡而熟睡的普魯士,俄羅斯沒料到對方接下來幾天都對他視若無睹,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fin*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07 : 37 : 37 | 引用:(0) | 留言:(5) | page top↑
<<JOKER#5 | 主页 | [DRRR/帝臨] 開始之前>>
留言:
----

嗯……我只是路過……(明明是潛水了很多次)

大大寫的文很不錯呢,甜的恰到好處……(老實說被閃光攻擊了很多次……)


名字有一些打錯的,4和5都有,是拉脫維亞,不是脫拉維亞……(指
by: 可美特 * - * URL * 2010/08/23 * 12:39 [ 编辑] | top↑
----

嘿嘿謝謝指正!已更正過來了!^_^
拉脫的戲份這麼少還打錯真的是罪該萬死...⊂彡☆))Д′)

感謝觀看,很高興你的潛水!
by: 米 * - * URL * 2010/08/23 * 14:10 [ 编辑] | top↑
----

結局好甜阿!!看第四章還以為是悲的=A=
不過能一起吃飯真是太好了啊露樣WW
番外也很棒阿,阿普你是男子漢喔XDDD
by: 撿垃圾 * - * URL * 2010/08/23 * 18:15 [ 编辑] | top↑
----

真抱歉又是我v-40←欸
恭喜阿露馬到成功(?)

阿....好久沒看閃光文我感到神清氣爽v-14
by: 豫夏 * - * URL * 2010/08/23 * 18:35 [ 编辑] | top↑
----

> 撿垃圾
感謝觀看^_^
總之就是吃一點糖挨一下打這樣www(?)

> 豫夏
隨時都歡迎來啊~(笑
能讓你感到神清氣爽我很高興www謝謝看到這裡!
by: 米 * - * URL * 2010/08/23 * 22:13 [ 编辑] | top↑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273-332479d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