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誰的如願以償
2011 / 02 / 21 ( Mon )
一個單戀沒有被接受的故事
好久沒寫原創,故事有點沒頭沒尾抱歉 ><


  周六的和煦午後,他坐在街角一間咖啡店的露天吸菸區,一手抖去香菸燃盡的白灰燼,翹著的二郎腿不耐煩地抖著,他緊蹙眉頭,在心中質問自己為何要逞一時之快答應這個邀約。

  太不理智了,每次遇到那個人,他就無法如往常般冷靜以對。

  腦中反覆演練該如何與那人從容應答,像是「最近過得好嗎」、「和同學們有連絡嗎」等等無關緊要的問題,但其實他都知道。
  那個人現在的工作、交往對象、目前居住在哪個城市,這些他老早就知道了。「和同學有連絡嗎」這種問題,也只是他無謂的佔有慾發作罷了,若是連高中時期,和那個人感情最好的他都不曾連絡,反而和其他班上同學連絡的話──算了,反正那個人的確沒和任何人連絡。

  那個人高中一畢業就與大家斷了聯繫,如今七、八年過去,若非上個月偶然碰見,他還真以為自己已經不在乎那個人了。

  他看了看手錶,距離那個人──林泉旭──到來的時間,還有四十幾分鐘。他憶起上一次與林泉旭偶遇的情形,那時的他就坐在與現在相同的位置,街角咖啡店的露天吸菸區,林泉旭則是這間店的店員,後來每每想起,他都不由得怪自己幹嘛突然心血來潮想換一間咖啡店消磨時間。

  那一天,公司的休息時間他決定出來走走、透透氣,辦公室不停吹送的冷氣讓他有種黏膩的不適感。在室外,他專注於手中的會議紀錄,絲毫沒有注意到身旁有人悄悄靠近。
  「…黎…黎揚青?」
  久違地聽見自己的全名,還是熟悉到令人發愣的聲音……黎揚青幾乎沒有思考便轉向聲音的來源,等他回過神想逃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眼前正是他願意付出一切,只求從記憶中抹去的那個人。那個人眼中充滿訝異,但是在笑。他問了一個可笑的問題。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
  「…你是林泉旭。」口中念著不知多久未曾喚出口的名字,黎揚青努力揚起嘴角,夾著菸的兩指卻不自覺發僵,因微顫而抖落的菸灰落在手指與手背上,發燙的刺痛感提醒他這是現實,眼前的人確確實實站在他眼前,還笑著問自己記不記得他。

  當然記得。
  林泉旭是黎揚青曾經即便付出生命也要狠狠忘掉的存在,誰知不僅沒忘掉,反倒深深深地藏在他的記憶裡。

  他看見他的那一瞬間有種彷彿世界又要頃刻顛覆毀滅的絕望感。






  他的世界第一次翻覆是在國三那年的基測考場。

  渾渾噩噩考完最後一科,心情卻沒有想像中的輕快與解脫感,反倒有些像彈性疲乏,橡皮筋扯著太久,一下子放開反而回不到原狀。帶著一種空虛的無力感,沒有家人陪考的黎揚青和同學們打過招呼後便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休息。

  在等公車的時候,那是他第一次遇見林泉旭,當然那時候黎揚青並不認識對方,更別提姓名、學校,兩人互不相識,甚至連交談都沒有。

  只是,就那一眼,註定接下來黎揚青幾近發狂的高中三年。
  他人生最不願回想的部分。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
  「…你是林泉旭。」
  聽見對方準確說出自己的名字,林泉旭悄悄鬆了口氣,也不禁打量起眼前這個高中時期的好友
,「你現在是上班族嗎?」
  「算是吧。」簡單帶過問題,沒打算請他坐下好好聊一聊的黎揚青將最後一口拿鐵飲盡,起身準備離開。「不好意思,難得遇到你,但我也差不多該回公司了。」

  「你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吃個飯吧。」
  「…快年底了,公司比較忙,恐怕沒什麼時間。」黎揚青細心斟酌字句,希望別把不願意的想法表露得太過明顯,不過對方卻彷彿渾然不覺,依然不死心︰「那給我你的手機號碼方便嗎?我們可以看什麼時候大家都有時間。」林泉旭淡笑,態度從容。

  笑得像完全忘了他們之前曾有過什麼一樣。

  嘆了口氣,插口袋的手握了握手機,試著再拒絕一次,「我的手機沒帶在身上。」
  「你直接輸入吧。」將自己的手機掏出工作圍裙的口袋,遞給黎揚青,後者一怔,還是只能伸手接過,輸入非公事的私人號碼。

  「我可能常常會接不到電話,有什麼事傳簡訊我就會知道了。」一方面也是不想從話筒直接聽見對方的聲音傳進耳裡。
  「你從以前就比較喜歡傳簡訊啊。」拿回自己的手機,林泉旭像是念舊,笑了。「你過得怎麼樣?」

  「還可以。……你呢?」
  「還過得去啦。」忽然話鋒一轉,開口問︰「你現在有女朋友嗎?」
  「…什麼?」
  「不是啦,因為聽說班上有幾個傢伙早就結婚了,但你沒戴戒指,我才想問問。」像是想否認什麼,林泉旭急忙解釋。
  「…是有交往對象。」
  聞言林泉旭沉默了會,隨即又扯了些閒話家常。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趕快逃離這裡,黎揚青又不想流露出焦躁的神情,只得從襯衫口袋掏出菸,卻發現裡面一根都沒了,用力揉掉包裝紙,和咖啡杯一起放在桌上。他佯裝若無其事地開口︰「你呢,交女朋友了嗎?」語氣盡可能平淡。
  「沒有,上一個已經是去年的事了。」

  …聽起來,果然還是跟女人交往啊,黎揚青暗忖。但他又想,要是林泉旭和男人交往,他大概會有些疙瘩,畢竟當初林泉旭就是以「我不會喜歡上男人」為理由拒絕他的。

  後來又聊了些無關緊要的內容,平緩告別後,一走到轉角咖啡店看不見的街道,黎揚青立刻狼狽地開始奔跑,彷彿想甩開什麼。
  但跑開了咖啡店,卻甩不掉那個人。回到辦公室沒多久,他的私人用手機便收到簡訊,發信人是不認識的號碼。

  「這是我的號碼,我是林泉旭,下次有空再來喝喝咖啡吧。」手機螢幕如此顯示。
  看到內容,眉頭立刻聚攏起來,他禮貌性回覆︰「有機會的話會去的。」心裡想的卻是才不會去,再也不去。


  如果在林泉旭跟他要手機號碼的那一刻,他知道沒多久就會被約出來,黎揚青寧可把手機摔爛也不願承認自己有手機。





  他曾想過,是不是發育期特有的情緒不穩導致他高中時期簡直像個災難,心情大起大落得不可思議,但想起其他同學,又似乎沒有這個問題。
  如果沒有喜歡上那個人,或許他也不會這樣。事到如今後悔也於事無補,黎揚青的腦海不經意閃過曾有的回憶,歡笑不少,但其中的苦澀卻多得令他難以忘懷。

  一個眼神、一個吻的苦澀能有多少,苦到黎揚青對誰都無法吐露一個字,除了高中另一位好友,這個秘密至今他仍無法好好傾訴。

  無法排除的毒素留在體內就變成膿,他情願傷口潰爛也不肯試著再揭開。


  升上高三那年的寒假是他第一次向他的好友央求一個吻的開始,在這之前他始終盡可能扮演一個足夠倚靠、傾聽煩惱的角色;他們倆並肩回家的路上,他以若無其事的口氣,要求以一個吻作為打賭輸了的懲罰,他們賭的是什麼如今他早已記不清,然而第一次如願以償的感覺他始終忘不了。

  輕輕覆上雙唇、幾秒便結束的碰觸,甚至難以稱為是個吻,卻讓他一直以來的沉默失去控制,吻完他又假裝一副嫌棄的臉,說著早知道乾脆要你讓我打幾拳,林泉旭沒多說什麼,兩人繼續嬉鬧一起步行回家。

  黎揚青回到家便哭了。


  之後他們又多了許多賭注,有輸有贏,直到林泉旭要求黎揚青把懲罰更改、直到林泉旭不想再賭、直到黎揚青貌似無心地說出自己的心意──直到林泉旭對他說出殘酷的那句話。

  始終殘酷的並非林泉旭所說的那句話,真正殘酷的是,明知自己抱持什麼樣的心情,卻不准自己退出他生活範圍的林泉旭本人。他想要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便當作什麼也沒發生。

  黎揚青從未在他面前流過一滴眼淚,但許多時候他常有一股衝動,想大哭大聲嘶吼、懇求林泉旭喜歡上自己或乾脆討厭自己,或一段距離也好,只要給他些時間和距離,黎揚青心想,也許他就能重新整理好感情,無論究竟能不能放棄,只要能回到還能笑著的時候就好。

  然而不論是哪一項都未曾如願。


  在他終於快承受不住,學校的缺席天數也逐漸增加後,某一天黎揚青刻意避開林泉旭的下午,他的另一位好友拉住他,往通往頂樓的樓梯轉角走。他們並肩坐下,好友忽然出奇不意問他︰「你喜歡林泉旭對不對?」當場黎揚青嚇得站起身退了幾步,對方立刻安撫他,「放心,沒人注意到,大家都忙著考試。」

  「你…阿思……」黎揚青貼著牆,沒料到這個問題的他不知該否認還是乾脆承認。
  「坐過來啦!」
  聞言小心翼翼靠過去,但顯然比方才多了段距離,「…很噁心吧?」
  「什麼?」
  「我很噁心吧。」
  對方露出詫異的神情,不管黎揚青兀自拉開的距離,直接伸手攬住他的肩頭,「你才不噁心,幹嘛這樣想!信不信我打你!」

  黎揚青沒預警地突然掉淚,嚇了對方一大跳。隨即拍了拍黎揚青的頭,什麼也沒問。


  翹了一堂課,準備回教室時,他的好友對他說︰「我沒有帶衛生紙,你可以先用我的衣服擦。」邊說邊解開制服襯衫鈕扣,立刻被黎揚青阻止。
  「…不用。」
  「裡面有穿衣服啦。」想一想,又開口︰「我不會嫌你噁心哦。」
  「…不用,我有衛生紙。」

  他們看著對方的臉,不約而同都笑了。

  那天之後,多一個能與自己分享秘密的人,黎揚青覺得胸口的窒息感減輕了許多。
  但誰知道原來他的好友和自己的情況是一樣的,喜歡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好友。





  「你怎麼這麼早就到了?」帶著驚呼和笑容,在對面座位坐下的高中好友,林泉旭一身輕便服裝,十分悠閒自在的模樣。
  「我也才剛到不久而已。」
  「吃過了嗎?」
  「嗯。」

  眼見對方不大熱絡的模樣,林泉旭玩笑似地發問︰「怎麼這麼冷淡,以前你很可愛的啊。」聽見「以前」兩個字,黎揚青感到一股窒息感,試著把心思放在對方的問句上。「我可從來不覺得自己可愛過。」他努力讓自己的應對聽起來沒有怨懟的成份在,但他其實更想說︰「我對你冷淡或殷勤,結果不是仍然一樣。」

  黎揚青不想往事重提,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暫且當作那些事早就忘記。


  「你一畢業就失蹤了,大家都連絡不上你。」連黎揚青也是,雖然他有自覺自己才是最該被疏遠的人。
  「我本來就不是會主動連絡的人嘛。你呢,跟許思銘還有連絡嗎?高中的時候他還挺黏你的。」

  聽見許思銘的全名,黎揚青不禁一怔,許思銘就是唯一一個知道自己曾經深深喜歡眼前談笑自若的男人,高中好友阿思。「…有跟他連絡。」

  「他現在在做什麼?」
  「寫書。」
  「小說家?筆名是什麼,我去書局找找看。」林泉旭笑彎了眼。
  「…他不准我把他的筆名說出去,你可以自己去問他。」
  「哈哈,好啊,聽起來你們的感情還不錯。」林泉旭點的正巧送來,轉頭向自己的同事閒聊幾句,回過頭向黎揚青一笑,「你等一下有要去哪嗎?一起吃晚餐怎麼樣,這附近有間義大利麵蠻好吃的,我記得你喜歡吃吧。」

  工作場所也恰巧在這附近的黎揚青一聽便知道對方指的是哪間餐廳,這附近也就那一間專賣義大利麵的,暗自在心中把有點喜愛的餐廳和這間咖啡店列為黑名單,「家裡有人等我回去吃飯。」他淡然婉拒。
  「…大嫂在家裡煮了飯啊?」
  「嗯。」騙人的,家裡才沒有人煮飯。
  「改天介紹給我認識吧。」
  「…有機會的話。」





  一回到家,黎揚青連西裝外套也沒脫,便直接倒向雙人沙發的位置。

  屋內人聽見黎揚青到家,動都沒動就朝客廳喊一句︰「小青去煮飯,我要餓死了。」
  「…我很累,今天出去吃。」
  總算慢慢踱出房外的那人笑了笑,「吃義大利麵?」
  「不,那間店以後死也不去。」

  沒多問,坐在黎揚青腰旁的沙發空位,伸手撫了撫對方的頭髮,「今天怎麼樣,與老情人的會面?」
  「才不是情人,他沒喜歡我。」
  「沒關係,他不喜歡、我喜歡就好。」俯身輕吻對方額角,「小青想吃什麼?」

  「我……」黎揚青睜開眼,視線落在對方臉上。
  「想吃我嗎?」
  「去死!」習慣性動作,伸手往對方上臂一打,「他說想讓我介紹你給他認識。」
  怔愣一會,下一秒卻爆出大笑,「哈哈哈哈…你怎麼回答他?要介紹嗎?對啦他是不知道是我……哈哈。」眼角充滿笑意。

  「幹嘛介紹,我根本不會再答應跟他見面。」
  「介紹也無所謂啊…這樣他也說我噁心一次,我們就是噁心情侶囉。」用食指戳自己的臉頰,他笑著開口,「青青親一下。」
  「你現在就很噁心了。」但還是勾著對方的脖子送上一吻。

  黎揚青靜默,那個人只是笑一笑,「…你真是沒變啊,愛哭鬼。」揉揉他的頭髮,後者有種安心感,「要不要我的衣服借你擦?」
  「你才沒變咧,髒鬼。」聞言,許思銘大笑。


  高中畢業那天,許思銘叫他趕快放棄,也對他說自己也會放棄。
  許思銘對他說我喜歡你,但我也只想跟你說說而已。

  畢業後他們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學,輾轉也和幾個人交往過,但最後,這兩人還是碰在一起。
  而這一次先說喜歡的不是許思銘。


  「我追你沒追成功,你追我就成功啦。」許思銘笑著,「快煮飯。」
  「我追到你,所以應該你煮吧。」
  「不對,你追我,所以你才是低姿態,更何況我煮的東西,我還怕你不敢吃呢,哈哈。」


02 : 07 : 12 | 引用:(0) | 留言:(2) | page top↑
<<[讓子彈飛] 師爺Love! | 主页 | 最近>>
留言:
----

寫的不錯!

by: yooai * - * URL * 2011/03/06 * 19:18 [ 编辑] | top↑
----

感謝指教 ^_^
by: 米 * - * URL * 2011/03/06 * 19:26 [ 编辑] | top↑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315-f095f0d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