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 / 露普] 眼不見-下
2011 / 05 / 10 ( Tue )
*想說明天是世界末日(或新.愚人節)就趕快把這篇寫完~
*我一直覺得我的文啊......只要看第一句和最後一句就算看完了 OTZ


文收裡面


  回到宅邸,他在辦公室裡頭找到一直想念的身影,不等對方回頭便緊緊抱住他的肩頭。還坐在椅子上的普魯士聽見沒敲門就知道是誰,不冷不熱說一句:「回來啦。要出去也不先講一聲。」
  
  沒有回過頭,俄羅斯靠在他肩上,聽他好似埋怨有些開心,隨即普魯士又說:「你一走,我的工作就變多了。」

  俄羅斯不動聲色,但心情明顯不比剛回來時開心。他鬆開手,普魯士卻突然捉住還停在他肩膀的手腕,「我做完這邊,今天的工作就都做完了。」

  「嗯。」
  「你先去吃飯吧。」
  他想過留在這裡,等普魯士一起吃晚餐,想一想還是回答:「…嗯。」離開了辦公室。



  晚飯時,他故意吃得緩慢,直至普魯士總算出現在餐桌上,俄羅斯對他一笑,「辛苦了。」普魯士點一下頭當作回應,拉開椅子坐下。

  他將每一個動作都納進眼底──普魯士張開口,將食物送進嘴裡,下顎咀嚼的動作牽動嘴唇,他嚥下,喉結隨之上下移動(俄羅斯覺得普魯士的軍服穿得太正式了,頸子有一半都被衣領遮住);他看見普魯士嘴邊沾到醬汁,「普魯士。」對方維持低頭的姿勢抬眼看他,紅色的眼睛直直盯著,俄羅斯指指嘴邊,「沾到了。」

  普魯士一瞧,沒有放下手中的刀叉,只是輕巧伸出舌尖舔去,若無其事繼續進食。
  俄羅斯看著他的唇齒吞食,他的舌舔拭;他們的距離只有幾步,但不論走得多近都不是他想要的;就算走到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打斷他的動作,那都不是他想要的。

  俄羅斯知道他想要什麼。


  飯後過了幾個鐘頭,俄羅斯杵在房門前猶疑。以往都是夜深人靜,直接潛入房內跟那個人擠一張床,現在他卻苦惱到底要不要敲門。從門縫下可以知道普魯士房內的燈還亮著,他還醒著,醒著的普魯士比沉睡中難應付。最後,他還是敲了門。


  「進來。」房內的人說,這是俄羅斯第一次聽見。他打開門,普魯士坐在床上,腳上放著一本書。「我都不知道你還會敲門。」眼睛沒離開書本。
  俄羅斯沒回答,關上門,依然站在門口。

  「…你是有事要說?」普魯士總算抬頭,俄羅斯被這麼一問反倒真說不出話,但普魯士又開口:「還是只是來蹭床睡的?」

  「……來睡覺的。」
  沒想到這句話卻讓普魯士一笑,俄羅斯有些驚訝。「什麼啊…來擠床還說得這麼理所當然。」普魯士闔上書,放到床邊的茶几上。看著俄羅斯。


  過一會他只問:「你要睡門口?」


  關了燈,躺上床的俄羅斯看著普魯士,只覺今天非常不真實,「你今天…心情很好?」他問。
  背對著,普魯士緩慢開口:「…嗯?還好。」



  俄羅斯伸手從腰間摟住對方,仔細觀察反應,但那人一動不動,沒有反抗也沒有往他懷裡靠。他想,或許現在翻身把他壓在身下,普魯士最後大概也會放任他。
  普魯士的短髮覆在纖細的後頸,側躺的他睡衣衣領微敞,脖子與肩膀拉出一條好看的線條。這個背影他看了好幾次、好幾個晚上、好多年。


  俄羅斯最後終於發現,問題不在於眼見,而是就算眼裡心底腦中都填滿那人身影也徒勞。


  問題不在眼不見,俄羅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問題是他得不到。


fin*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17 : 12 : 03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APH/白俄] 眼見、棄刀 | 主页 | [APH/露普] 耳邊的吐息>>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331-a0d1274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