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SUITS / MHM] 無價或無價值 (極短數則)
2011 / 08 / 05 ( Fri )
* 怠惰到簡直無臉來發文了......^q^
* 為目前正在撥映的美劇! 支持互攻,但多以精神HM、肉體MH走向為主!

*使用中文譯名
Harvey 哈維 / Mike 麥可 / Donna 唐娜 / Trevor 特雷弗 / Ray 雷

1、Coffee addict
2、NO ONE’S GONNA CHANGE THE WORLD
(#2)
3、Rains Cats & Dogs
4、Suit
5、Invaluable or Valueless
(#5)
短篇五則,收裡面!



  麥可轉開酸澀的眼,發現自己平躺在哈維辦公室中的會客沙發上睡著了。

  四周充滿午後豔陽的金黃色,微溫,但室內空調略勝一籌。麥可坐起身,原先蓋在身上的西裝便落在膝上。那是自己的西裝外套。拉開的領帶讓襯衫衣領輕鬆敞開,空調有點太強。剛清醒的腦袋只能緩慢接收知覺而無法整理思緒。

  「醒了?」手中拿著杯咖啡的哈維走進辦公室中,輕快地說。「這麼累嗎。」


  「…抱歉。昨晚熬夜看資料所以……」麥可抬起頭,看著隔了一張桌子的哈維將咖啡放下便伸手要拿,順口道:「謝啦。」

  誰知哈維卻搶先一步拿走,「謝什麼,這杯是我的。」臉上帶著有點好笑的神情,「你那杯冷掉的咖啡在唐娜那裡。」
  「好吧,一會出去拿。」麥可撇撇嘴,起身拉整已經皺了的襯衫。「你需要的資料都在這裡了。」他示意桌上那一疊文件,哈維點點頭,麥可便走出辦公室。


  「嘿,我聽說有杯咖啡寄放在這裡對嗎?」
  「沒錯。」唐娜將咖啡拿給麥可。

  麥可眼睛一亮,「熱的?唐娜妳真是貼心!」馬上啜飲一口香醇咖啡。

  「謝什麼,那是哈維剛才交給我,說要拿給你的。」唐娜盯著電腦螢幕,靈活的手指沒停下。「就在你剛睡醒的時候。」




Coffee addict
SUITS. Harvey / Mike






  他覺得自己彷彿即將要溺斃在一灘死水之中。


  先前的每一個吐息都那麼溫柔美好,世界忽然變得比以往都更加來得鮮豔絢麗,朦朧得不真實;他可以清楚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就在耳邊,噗通、噗通,一切美妙得不像真正活著。

  他不自覺地漾起一個大大的笑容,愉悅感由心臟隨著血液散布至全身。


  直至哈維冷冷掃了他微紅的臉,說了句:「出去。」他才總算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大麻的效力隨著麥可的情緒逐漸冷卻下來,除了內疚,還有龐大的失落感包覆著他,以及無法集中思緒的挫折感。
  暈眩令他失去重心不斷左右傾斜。他踩在地上,地板卻來回擺盪;他雙手扶著桌子,桌子卻與地面一起浮沉;即便心裡再清楚不過那是自己無法站穩,卻仍不禁覺得自己彷彿即將要溺斃在一灘死水之中。


  沒有人試圖改變世界,麥可知道。

  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自己的世界。




NO ONE’S GONNA
CHANGE THE WORLD

SUITS#2 Harvey / Mike





  他沒想到突如其然會來場大雨。戴了頂安全帽、騎自行車上下班的麥可,才剛到公司便成了一副狼狽的落湯雞模樣。他想起辦公室全年無休的空調,濕透得可以擰出水的西裝外套冷冷地緊貼著皮膚,有點沉。今天真不是他的日子。

  但他沒想到才將濕透了的斜背包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就被哈維以奇怪的方式(一隻手捉著他的後頸命令他直直走)帶往男士洗手間。


  「就知道你會是這副悲慘模樣,快點擦乾,下午要見客戶,你可不要在這短短幾個小時內自製病菌試圖傳染給我或客戶。」一連串說了好幾句,他丟了條白毛巾,應該是唐娜準備的。「這幾天都會下雨,你知道嗎,自行車手?有空多關心一下氣象如何。」

  「擦乾了就出來,這幾天會讓雷送你上下班。」說完便逕自離開。


  麥可將毛巾蓋在頭上一陣亂揉,直到毛巾滲了些水才放在肩膀上,他回過身發現一套乾淨的西裝掛在隔間牆上,附上一張寫著「你的尺寸,不必歸還」的字條。




Rains Cats & Dogs
SUITS. Harvey / Mike





  「光是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的場合是不夠的。」哈維說。他的眼神來回在麥可的雙眼中尋找些什麼,嘴角帶著一貫若有似無的笑。「──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去創造那種場合。」

  麥可背部緊貼著牆,不敢喘一口大氣,因為哈維實在靠得太近了,近得好像下一秒緩緩湊前就可以輕易──


  「…想知道我適合什麼樣的場合嗎?」低沉的聲音帶著笑意問道。
  「哪種…場合?」


  哈維扯了一下麥可的細領帶後壞笑,後者呆愣;哈維側頭退開一步距離,「當然是每一種場合。還需要問嗎。」語畢,帶著輕鬆步伐離開自己寬敞的辦公室。


Suit





  直至麥可關上車門後,哈維才緩慢將車窗關上,窗外的溫度迅速被隔絕在外,此時車內的溫度才逐漸下降,一掃室外悶熱。

  比鄰而坐的兩人靜默不語,車內響著早上哈維遞給雷的唱片中的樂曲。


  正當麥可偷偷撇了幾眼哈維觀察情緒時,後者忽然開口:「忠誠可以是無價,也可以是無價值──兩者擁有一個決定性的差異,雖然當你對一個人忠誠時你通常不會在乎這點。」

  當哈維認真告誡時,會習慣直視對方的雙眼並退去臉上的笑意,令聽者不自覺噤聲,不過坐在麥可身邊的哈維這次只是淡淡望著窗外。他問:「知道那是什麼嗎?」


  「…不知道。」
  「關鍵在於你所忠誠之人如何看待你的忠誠。」


  「不要讓你和你的忠誠變成沒有價值的東西。」哈維說。

  麥可沒有回應或反駁。儘管他明白話中所指的是剛才哈維出手相救的那個正準備啟程前往蒙大拿的老友。明知自己欠了哈維一次,但不知為何他什麼也說不出口。他在等哈維再一次說出「和那傢伙斷絕關係」,哈維卻再也不曾提起。


  「謝謝」和「那麼我的忠誠是哪一個呢」他都說不出口,因為在此之前,麥可必須先質問自己對於哈維的忠誠是否有多到足以到達無價的程度。


  有嗎?
  他不敢說。



Invaluable or Valueless
SUITS#5  Harvey / Mike


23 : 35 : 58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 琴之森 ] CP雜感整理 | 主页 | [殭屍借貸/芝知佳] 雨聲漸響>>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342-834ea94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