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T&B /兔虎] 空的匣子
2011 / 09 / 10 ( Sat )
* 與其說是兔虎,不如說是兔 → 虎
* 以#23巴納比並沒有想起虎徹為背景
* 可有可無的捏他是佛洛伊德的《三個匣子的主題》一文,附註在文末

文收裡面



  他總是在夢裡看著他。那個熟悉的容貌沒有往常的笑容,只是默默地佇立在遠方。
  狼狽醒轉的巴納比對自己說,那個人絕對不會是虎徹先生。

  怎麼可能是。





  巴納比·布魯克斯二世在薩曼莎阿姨被人殺害後不久便辭去英雄的工作。他工作的搭檔猛虎並沒有多做表示,其他公司的英雄也沒有挽留,事實上巴納比不甚在乎,簡單地對外發表引退聲明後便展開無期限的長假。


  說是長假,其實也不過是在住處悠閒度過。巴納比沒有想去的地方,也沒有特別想達成的事,一直以來為父母報仇的心願在替薩曼莎阿姨報仇後便消失了,報仇並不會令自己更輕鬆些。


  他盡可能減少外出,在世人對他的「英雄形象」未減退前還是少出現在公共場合為妙。

  慵懶地躺在椅上,他沒想過無所求會是如此空虛的事。


  閒暇之餘他漫不經心地翻開手中的書,直到書籤所在之處停了下來。那是一本從民間傳說、神話與戲劇中尋找關連並解釋夢境的書,近來夜晚總有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不斷出現,雖然不怎麼相信解夢之說,但這是父母少數留下來的遺物;信也好、不信也罷,反正時間多得毫無意義。


  巴納比目光緩緩追逐著字句,不知為何突想起有次曾聽巨石拜森談起猛虎在妻子去世後的事。猛虎雖然短暫休息了幾日,失魂落魄的模樣也盡量不在螢幕上出現,偶爾卻會在酒後茫然啜泣,眼淚不停從下顎滴落,也不敢放聲大哭,就怕吵醒好不容易才哭累睡著的小楓。

  本來對他人私事不感興趣的巴納比也有點驚訝,當時的感想他想不起來,如今回憶起卻覺得那般沉默寡言的人原來也如此脆弱。

  他對猛虎的印象多半是沉默,但隱約間又察覺自己對他有種難以言喻的信賴感與敬佩,他不清楚為何自己會對一個人如此在意。除了那些以外,虎徹先生還是溫柔的。

  儘管在巴納比的記憶中,兩人幾乎沒有在私下碰面過,每每見到對方時都是一身戰鬥服,那人常常不發一語地站在自己斜後方,兩人交談甚少。


  他不禁在腦中想像痛失愛妻的虎徹先生會是什麼模樣,會像年幼的自己獨自在雨中茫然無措嗎?





  他跪在泥地上不停耙著土,將十指深插入土中、奮力往一旁撥開,不斷重複。即便十指的指甲裡填滿近黑的土也不在乎。他的模樣看起來像被埋起來的東西有多麼寶貴似的,焦急地只願快一點挖出來。
  土壤的氣味充斥鼻間,汗水從額間淌至下顎,他忽然禁不住一股從心底翻湧而上的酸澀,沙啞的嗓子起初只能發出細碎乾咳,直至眼淚完全止不住的時候他總算能放聲大哭;再也使不上力的手指微微發顫,他硬是用手掌繼續推開土。

  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就好,拜託了。
  甚至連最後一面都──他無法順利言語,嘶吼出口的每一句都成了哭喊。


  雨滴又悄悄開始降落,還未乾透的土再次濕潤。他停下動作,頹然坐倒在地,斗大的雨珠拍打也無動於衷。


  撐著傘的巨石拜森在不遠處淡漠旁觀,不發一語。







  巴納比再次醒轉已是深夜,一身冷汗令他微微蹙眉。放在胸前的是早上沒看完的書,心裡想的是同樣的夢,夢中虎徹先生不發一語,然後他醒過來,告訴自己那個人不是虎徹先生。

  為什麼不是?虎徹先生確實是那般沉默,但自己仍下意識想不斷否認。

  那個人不會是虎徹先生。



  巴納比覺得十分煩躁,除了關於他父母的記憶外,從未有過不停夢見同樣場景的經驗,為什麼夢裡的人是虎徹先生?又為什麼那人不該是虎徹先生?所有的事都讓他感到焦躁。明明辭退了英雄的工作,得以清閒一陣子,為何仍被這些事煩擾。



  他穿上往常的白紅外套,拎了車鑰匙便駛往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途中細細雨滴打在擋風玻璃上,巴納比不喜歡雨天,小時候的他在目睹父母被烈火焚燒至死時不知有多渴望一場雨或什麼都好,讓火熄滅吧,然而雨卻是在隔日才毫不留情地打在他的臉上,告訴他只剩殘骸的家就是現實。雨是冰冷及毫不留情的,他不喜歡雨,但此時非前往那個地方不可。就算那個人十分沉默,巴納比也必須和他講講話才能安心。



  下了車,沒撐傘便直接走到那個人所在的地方,下著雨的深夜杳無人煙。


  他走到那個人面前,看不出對方喜樂,總之是沉默。巴納比說:「虎徹先生。」


  「不好意思,虎徹先生,最近總是來麻煩你。不過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該找誰了,希望你不會介意。」巴納比席地而坐,接著說:「虎徹先生,我啊,小時候父母曾送過一個我非常喜愛的玩具,每當父母又要工作好幾天、無法見到面的時候,我就會把玩具拿出來緊緊抱著。」

  雨聲漸響,巴納比有點疑惑地問:「咦?虎徹先生是問現在那個玩具在哪裡嗎?不,不是我家放的那個哦,是另外一個。」


  「那個玩具在父母死後的某天,被我狠狠踩碎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那樣做,不過總之,在那之後我便沒有堅持的事物了。就像現在一樣。」

  「…虎徹先生,請不要生我的氣了好嗎,我承認是我的錯,可以不要不說話嗎?」巴納比突然聲如蚊蚋地說著,「拜託了,請你開口說些什麼吧。」


  「巴納比。」
  巴納比沒有回過頭,那道聲音卻隨著腳步聲越發靠近,「巴納比。」


  「這是虎徹說要給你的。」巨石拜森撐著傘說道。



  巨石拜森交給他一張皺巴巴的紙條,巴納比用酸軟無力的手指顫顫巍巍揭開,上頭的字立刻被斗大的雨滴浸溼融化,暈開的藍色筆跡只寫了兩句話。


  過了許久,巴納比用幾乎聽不清楚的聲音問巨石拜森:如果我沒有想起來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那正是他所希望的。」


  他轉過頭依然掘著土,正如他這幾個夜晚一直重複的,他想看到虎徹先生的笑容,不是夢裡那般不發一語的模樣。夢裡的人怎麼會是虎徹先生。


  巴納比徒手挖不出虎徹的棺材,遑論骨骸,甚至連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
  巴納比想不起虎徹的容貌,他必須親眼確認虎徹的長相,連記憶都可竄改,還有什麼可以相信。唯一可以相信的那個人他必須親眼確認。


  但他無法。
  他挖不出棺材。他挖了好深,深到足以令自己深陷其中的坑。為什麼沒有?為什麼還不行?


  「沒用的,你是挖不出來的。你不可能找到他。」牛角說。
  「怎麼可能!我已經知道我在找什麼了,所以一定找得到…一定會找到……」


  「這裡什麼都沒有。」巨石拜森站在冰冷的墓碑旁,墓園裡只有他們兩人的身影,「真正的棺材我們幾個送回虎徹的家人身邊了,這裡什麼都沒有。」

  但巴納比沒有停下,仍逕自掘土。「不可能,虎徹先生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那個人總是這麼亂來,但最後總是會沒事的…他還會用百倍神力讓復原能力加倍呢,怎麼可能……」


  「你難道還沒想起來是誰結束虎徹的生命嗎?」
  「…不。」


  他摸到棺材的木頭質感,不惜發動力量將棺材提出來,費力將最重要的東西打開,裡面空無一物。
  此時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夢中的人不是虎徹先生了。


  夢中那個不會笑的人當然不是虎徹先生,因為虎徹先生總是笑容滿面的。




  因為笑容滿面的虎徹先生已經死了。


  虎徹先生最後的紙條寫著:忘了我或原諒我吧。對不起和謝謝。




fin*

註:
佛洛伊德《三個匣子的主題》
要是我們決定把「第三個女人」的特徵集中於「啞」這一點,那麼,按照心理分析的觀點,我們便可以這麼說,夢中的「啞」就是「死」的慣常表現形式。(文註:在斯特克爾的作品《夢的語言》中,「啞」被看成是「死亡」的象徵之一。)

(故在此特意將夢中的虎徹寫成不發一語,如此一來除了和黑虎一致以外,也有意表達這層意思;邦尼看的那本書便是三個匣子,而他下意識否認夢中人是虎徹……) ← 不懂解說可反白XD


05 : 41 : 07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T&B] 全員性轉的話 | 主页 | 10位喜歡的BL作家 & 喜歡的R18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354-04b6a70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