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NO.6 / 紫鼠] 眼見為憑(上)
2012 / 03 / 20 ( Tue )
* 算是累積的梗拿出來寫,希望最近可以稍微勤快些


文收裡面




  醉醺醺的力河出現在飯店廢墟時,借狗人只是露出略嫌麻煩的表情,問道:「做什麼啊,大叔,今天不是開作戰會議的日子吧。」腳邊的狗一一湊前,等待借狗人的指示,一邊屈低上身做出威嚇姿態。「一大早就打算酒精中毒嗎。」


  「最近生意不錯,我的時間一下子變得很閒啊。」力河搖晃著身軀,像是想搭借狗人的肩膀,被對方一躲,撲了個空。借狗人冷淡地看著他,「你沒事幹,我可是忙得很,沒有閒功夫招待你。」
  「哪有什麼好忙的,還不就忙著幹些下流勾當。」力河舉起手中的酒瓶,呵呵傻笑,「我們都一樣啦,不如來陪我喝酒吧。」


  「要找陪酒的,去找你那裡的女人喝啦。」借狗人揮揮手,讓狗群退下,隨意地靠在破了個洞的陳舊沙發上。「沒事的話就快滾。」


  「別這麼說嘛,你知道最近老鼠在幹些什麼工作嗎?我可以告訴你哦,呵呵,那個臭小子還真是天生做這行的。」力河一屁股坐在借狗人的身旁,抬高酒瓶又灌了口酒。「不過可不行告訴紫苑哦,這種事不需要讓他知道。」


  「這關紫苑什麼事?」借狗人挑眉,聽到關於老鼠似乎也有了點興趣,「老鼠還能做什麼,不、應該說,這裡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嗎。」
  「你這麼說也對啦,哈哈。不過你要是聽到他那銷魂的叫聲,你就明白什麼叫做天職了——」力河像是賣關子,一臉訕笑,「怎麼樣,這個情報三枚銀幣。」


  借狗人聽到三枚銀幣,才正想發作,便聽見門口有道熟悉的聲音開口:「雖然我沒有三枚銀幣,但可以請你告訴我嗎,力河先生?」借狗人聽見力河手中的酒瓶砸到地面應聲破裂的聲響,卻沒低頭察看地毯的情況;他看見紫苑出現在門口,袖子還因為清洗狗群的工作而捲到手肘。借狗人發現自己無法移開目光——他頭一次見到這種表情的紫苑。








  手插在外套口袋,將臉的下半部分埋進超纖維布裡,一雙眼睛看不出情緒,他走進一間燈光昏暗的簡陋旅館,遠遠在走廊上便看見佇立的力河,逕直走向眼前的房間。老鼠隨意一瞥,發現力河總是繫著的紅領結不知為何沒了,領口敞開,看起來比平時更加頹喪,神情似乎也不太對勁,但老鼠沒打算理會。他扭開門把,那一瞬彷彿隱約聽見身後力河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反手關上門,老鼠拿下超纖維布,放在椅背上,臉上已掛起笑容,他看著坐在床邊的人的身影,「晚安,一進門就背對我的人,你還是第一位呢,客人。」老鼠走向床邊戴著帽子的男子,只覺得那頂帽子十分眼熟,不過一時之間也認不出在哪看過。


  「現在已經在計時囉,當然,如果你想什麼都不做也沒問題就是了。」
  「為什麼呢……」喃喃細語的聲音,不過老鼠還是聽得一清二楚,那道聲音當場令他僵在原地,臉上的笑容剎那不見蹤影。他不敢出聲,只是緩緩走近對方身後。老鼠總算認出那頂帽子了——不就是力河的嗎。老鼠在心底發誓等一下一定要殺了那傢伙。


  老鼠一手拍掉青年頭上的帽子,一頭熟悉的白髮立刻出現在眼前,「…你在這裡做什麼?」面無表情的他語氣冰冷。

  「那應該是我要問你的話,老鼠。」紫苑站起身,一雙眼睛直直瞅著老鼠,「你在這裡做什麼?」
  老鼠輕笑,一副不以為然,「在這種地方還能做什麼?我想力河那傢伙也告訴你了吧,何必還要問我呢。」


  「告訴我,你在這裡做什麼。」紫苑走近一步,老鼠試圖分析對方的情緒,但從那雙紅色的眼眸望進去,什麼也看不見。一種莫名懸著的感覺令他不太愉快,老鼠直覺地向後退。
  「工作。」老鼠回答,「蒐集情報。」
  「用什麼方法?」紫苑又走近一步。


  老鼠攤一攤手,「在旅館,難道會是閒話家常嗎。」張口似乎還打算說些什麼,卻被巨大聲響打斷。紫苑重重地搥了桌子,桌上的茶水潑濺一地,浸出地毯一灘深褐色痕跡。紫苑緊攢著的拳頭微微顫抖,突然猛一伸手捉住老鼠的臂膀,令對方無法再向後退,「不可以做這種事!無論如何都不可以、不管有什麼理由都不可以!就算是為了我、為了你自己也不行!」


  「紫苑,放手。」老鼠放輕聲音,試圖安撫,「很痛。」


  「不可以做這種事,老鼠!我寧可搬出去住或餓死,也絕對不要看你做這種事!我討厭你做這種事!」
  老鼠忽然抖著肩膀笑了,平淡地望著還在發怒的紫苑,「怎麼了,因為發現我確實和別人所說的一樣,所以失望透頂了嗎。」


  「才不是!我生氣的是你竟然這麼不珍惜自己……」他的手越握越緊,老鼠不禁蹙眉,不曉得對方是有意無意。他淡淡開口:「紫苑,放手。你看,我不是沒事嗎。」
  紫苑瞠大眼,老鼠想起先前他好像也是用這種表情衝上前去掐住力河的脖子,那時自己也有點被嚇到,平時溫和的他竟然會如此激動。「冷靜點,我什麼也沒做,每一次都只是拷問完後就下藥把他們迷昏而已。」


  紫苑停頓一下,瞇起眼,「你說的是真的嗎?」
  「還是你要檢查我的裸體,看有沒有留下痕跡?」
  「那麼做一點意義也沒有,如果你真心想騙我,沒有什麼瞞不過的。」
  老鼠故意嘆了口氣,「就是說我連證明自己清白的機會都沒有囉。」

  紫苑鬆了右手的力道,放低語氣,「只要你說沒有,我就相信你。老鼠,真的什麼也沒做嗎?」
  「沒有。」
  「以前也沒有?」
  老鼠望著他,「知道了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呢。」原以為紫苑會再次緊揪著他的手臂,沒想到這次對方卻完全放開手,往後一踏時正好壓到方才掉到地面破裂的茶杯,紫苑面無表情地用腳跟將米黃色的陶瓷茶杯踩成碎片,看到這一幕的老鼠不知為何胸口有種莫名難受感,比被紫苑發現這件事還難受。

  「……紫苑,我明白了,我們回去吧。」
  「答應我不會再做這種事!現在!」
  「我答應你。」
  「發誓!」
  「我發誓。」這樣的對話似曾相識,不禁讓老鼠有點想笑,但現在的氣氛不恰當,最後只是撇了撇嘴。




  他們走出房門,紫苑向立河鞠躬道謝後便朝旅館出口前進。跟在後頭的老鼠惡狠狠地瞪視在門口杵著的力河,後者只是露出一臉無奈,還伸手鬆了鬆領口,老鼠定睛一看,才發現力河的脖子上似乎有一圈頗為明顯的紅色痕跡。所以今天才沒有領結嗎,他想。


  老鼠走到佇足停留的紫苑身邊,紫苑露出愧疚的神情,「對不起,我不該對你這麼兇,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去做這種事。」

  「不會,我說過你發脾氣的時候還挺有魅力的。」老鼠隨口答道。悄悄觀察紫苑的雙眼,已經漸漸平靜下來的他,眼神恢復成往常的暗紅,而非方才令他覺得刺眼的鮮紅。越是和這個人相處他就越摸不清這個人的底細。紫苑的紅色目光有種無形的魄力,老鼠認為自己剛才在那雙眼睛中看見了一種他不願發現的情緒,不該是紫苑擁有的情緒。


  力河咽喉上的痕跡如此明顯,老鼠卻無法在腦中想像紫苑用他柔軟溫暖的十指緊緊掐住力河的模樣,他只能勉強想像自己的咽喉纏著紫苑的手,無形中也隱約感受到一陣窒息感。



  「冷嗎?」紫苑突然發聲問道。老鼠搖搖頭,紫苑依然伸手牽住自己的手掌。那雙手十分溫暖,和四年前冰冷夜裡的柔軟小手沒什麼兩樣,然而此時老鼠卻無法遏止從心底滲出一股無法言明的懼怕。





TBC*


题目:未來都市NO.6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NO.6

01 : 17 : 53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NO.6 / 紫鼠] 眼見為憑(下) | 主页 | [NO.6 / 紫鼠] 晨間瑣事>>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369-1b8d115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