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件表示TopRSSAdmin
▍☆ ▍問問題 非常樂意解答!
    此處包含同人及女性向,敏感者請注意。近期熱衷 Batman & Robin,美漫初心者
    留言、感想或聊天都十分歡迎請不要害羞ヾ(*´∀`*)ノ
    牽連結請隨意,交換也歡迎~


[APH/冷.戰]之所以為愛為恨
2009 / 03 / 23 ( Mon )
*H有慎入
*不避檢索
如果可以像毀滅世界一樣容易就能得到你,該有多好。
M.A.D.*1
是啊,或許我們是瘋了吧。瘋得徹底。
瘋得可以輕易就嚷著要消滅對方,甚至不惜以全世界作為人質。

想要將對方踩在腳底,想著對方。

想要得快發瘋了。

----------------------------------------

「所以呢,贏了的感想是什麼?」伊凡˙布拉金斯基彷彿常年被冰雪凍僵的笑容仍然掛在臉上,只是聲音裡已沒有笑意。
月光灑在他蒼白如雪的臉,對著眼前同樣高大的金髮男子問著。

阿爾弗雷德看著在深夜把他找出來外面的人,面露不解。
在這個幾乎沒有燈光的辦公室,只有窗外的月光灑在桌上。
他背向桌子面對著他,伊凡的臉被月光照得清晰,只是阿爾仍無法從他的笑容讀出他的用意。
今天可是聖誕夜呢,是聖誕老人發禮物的日子,而這傢伙不知道幹什麼把他找出來。

伊凡繼續說,「沒有了我,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國了呢。」
「你在說什麼啊…」阿爾撇開頭,不想看著他臉上難看的笑容。
「呵呵,少裝蒜,」伊凡走向前幾步,「你明明知道的,世界的HERO?」

阿爾的確心裡有數,他知道伊凡指的是前幾天獨立國協正式成立的事。*2
「那你還來幹什麼?」
「…想來留點紀念。」話說完就猛然扯著阿爾的衣領往自己拉去,毫不留情啃咬著他的雙唇。

「嗯…唔嗯!」阿爾沒想到伊凡突如其來的動作,一時之間不知作何反應。
「…痛。」伊凡微笑的嘴唇泛著血絲,帶著笑意看著眼前狼狽的人。

還喘著氣的阿爾大聲罵著,「你瘋了不成!」不自覺向後退,卻已抵著桌沿。
「是啊,或許吧。」伊凡輕易扣住阿爾的手腕,「我是瘋了。想要你想得瘋了。」
伊凡在阿爾耳邊呢喃,「我想要毀了你,徹底地。」耳邊的熱氣讓阿爾感到不自在。
「你已經輸了!」
「是啊,所以今天是專程來給你聖誕禮物的。」伊凡狠狠把阿爾往桌上一推,後者的頭撞到桌子哀嚎一聲。

他傾身粗暴吻著阿爾,「……嗯…!」伊凡的手逐漸往下移動,撫摸阿爾象徵男性的部位。
阿爾瞠大眼,不敢置信,「你…!」
「我一直無法決定呢,要看著怎麼樣的你含淚哀求我呢。」喘著氣離開阿爾唇瓣的伊凡細聲說著,依舊只相隔幾釐米的距離。
「…你、你作夢!」
「反正是最後一天了,我想讓你好好記著。」他又細碎的吻了幾下,「或是好好恨著。」

伊凡用不著多久就扯下阿爾的褲頭,無視他的反抗繼續動作,雙唇依舊吻著阿爾。像是戀戀不捨般。
他用手來回撫弄著阿爾逐漸脹大的部位,細長的手指時而溫柔、時而激烈的搔弄著。
「嗚…啊啊…」細碎的呻吟溢出嘴邊,伊凡又傾身吻著。
此時扣住阿爾雙手的大手已經游移至腰間,另一隻手也繼續上下套弄。
「啊…不能讓你太過舒服…我想讓你一直恨著我啊。」他在阿爾快要達到高潮時停住手,阿爾痛苦地蹙起眉。
「你這…混帳……!」

伊凡抬起阿爾的腰,抵住自己的昂起。
「啊、你!」在阿爾瞬間會意到伊凡接下來想做的事時,伊凡已經狠狠貫穿。

「…啊啊啊!」完全沒有潤滑的小穴馬上開始滲血,溫熱的液體悄悄滴在辦公桌上。
伊凡停住抽插動作,俯身吻著阿爾。
「痛死了…快出來…!…別動!」伊凡吻著他的動作也讓相連的下身微動,疼痛感彷彿就要撕烈他。
疼痛感使得內壁不斷收縮,也讓伊凡難受得快發瘋。
「呵呵,是血呢…」伊凡蹙著眉勉強笑著,「這樣就不必潤滑了。」
「…你說什麼鬼話!」阿爾的聲音此時只剩虛弱的嗚咽。

伊凡開始緩慢抽插,血的滋潤慢慢的讓動作容易進行。
「嗯啊…啊…」阿爾隨著伊凡的節奏開始呻吟,但眉頭卻沒有稍微鬆懈一點。
「…還是很痛嗎?」
「…說什麼廢話!快出來…!」阿爾緊咬著下唇,不想承認已經漸漸開始有反應的身體。
伊凡慢慢退出阿爾的身體,再狠狠地貫穿到最深處,不斷重複讓阿爾緊咬的下唇開始放鬆。
呻吟也逐漸聽得見,「唔啊…哈啊……」
「我看你還挺享受的啊?」伊凡嘲弄說著,看著微微挺腰迎合的阿爾,加重了貫穿的力道。

「…去死!」
「這是請求嗎?」伊凡戲謔笑著,又在體內撞擊一下。

伊凡看著身下滿臉潮紅的人,伸手拂去掩住阿爾湛藍雙眼的金黃髮絲。
「阿爾…弗雷德、」他突然像是痛苦般溫柔吻了阿爾,「阿爾弗雷德。」
帶著哽咽地。
「阿爾弗雷德…」

嘴角卻依然掛著笑。
「如果西伯利亞是永夜的話,該有多好。」


-----------------------------------------------

「…事到如今,難道你以為這麼做能挽回什麼嗎?」阿爾以一種幾若囁嚅的聲音說著,近在咫尺的伊凡每一個音節都聽得清楚。
「我沒想過要挽回什麼,」伊凡咯咯笑,「你打敗邪惡帝國了呢,HERO。」*3

發疼的下腹只讓阿爾覺得這是一種嘲弄,「…瘋狂伊凡。」*4

「嗯,沒錯。」伊凡又吻了眼前的雙唇,今天已經數不清到底是第幾次。
「…走開!」
「可以請你不要亂動嗎。」伊凡眼神意有所指地飄向兩人還連著的地方,「不然…」

「你應該可以感覺得到吧?」
察覺到逐漸在自己體內的脹大,阿爾不知是羞還是惱怒漲紅了臉,「伊凡˙布拉金斯基!」
「多唸幾次吧,」他在唇邊又落下一吻,「我喜歡你喊我的名字。」


「明天你就會收到我的聖誕禮物了唷,不過現在…」
伊凡眼中的痛苦隨即被笑瞇的線條掩去,如同往常一般。如同以往的每一次。

「我實在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呢,你恨我嗎?」

在阿爾開口前,伊凡吻走了他早就知道的答案。



------------------------------------------------

清晨,辦公桌的冷冽刺醒了阿爾弗雷德,睜開眼時身上覆蓋著一件熟悉的大衣。
是那個獨裁傢伙總是穿著的米色大衣。而那傢伙不離身的圍巾此時也枕在自己頭下。
只是身旁沒有人。

廢話。要是醒來還看見他一定把他的皮都扒了!阿爾找著自己昨天不知何時掉了的眼鏡,一邊忿恨想著。

頭還疼著,沒法真正清醒似的。
圍巾也只剩下自己的溫度。

全身都很痛。
阿爾想起了昨晚那個傢伙一直不停吻著他,他氣得又大力地像是想把嘴擦乾淨、來回抹著。


沒有多久,阿爾弗雷德就收到消息了。
他的聖誕禮物,來自伊凡的。




1991年 12月25日 蘇聯瓦解




FIN*
-----------


資料來自GOOLE或是辜狗神,並沒有貼上完整資料,只取部份
*1
冷戰用語-相互保證毀滅(Mutual Assure Destruction)取其字母開頭而成MAD。也有意味著這樣的行為就像是發瘋似的意思。
*2
1991年12月21日——蘇聯11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在哈薩克阿拉木圖簽署《阿拉木圖宣言》,成立獨立國協,宣布蘇聯停止存在。
*3
「邪惡帝國」(evil empire)一詞,是已故美國保守派、冷戰鷹派總統雷根用作形容前蘇聯的詞語。
*4
瘋狂伊凡(Crazy Ivan)是美國海軍所發創與使用的軍事專業術語,且是針對(冷戰時期)蘇聯潛艦所創用。



题目:APH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 カテゴリー:APH

21 : 07 : 02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月考Good bye | 主页 | [APH]nico阿普中心!>>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sy09.blog125.fc2blog.us/tb.php/73-6cf7653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